母校情緣
返校偶感

林貢欽

2012年新學年伊始,我們廈大旅港校友會的前後四任理事長返校。任務有二:一是到漳州校區發放旅港校友捐贈的今年的貧困生助學金;二是到翔安校區看望旅港校友送給母校 90 周年大慶的禮物香港校友林。短短一日行程,所見所聞,感觸頗多。

舍與得

返校日上午,我們前往漳州校區發放貧困生助學金。

旅港校友捐贈貧困生助學金已連續七年了,受助貧困生百餘人。

旅港校友在扶困助學中的思路是:校友在港奮鬥拼搏和安居樂業的同時,為母校做點有意義的事;扶困助學盡力而為,集腋成裘,積小善為大善;做善事貴在堅持,扶困助學成為聯絡校友的重要平台。

當然,還有更深層的理念:踐行捨與得的辯證關係,提倡送人玫瑰留有餘香的處世哲學,表達人生的智慧和態度,學習做人做事的藝術。

校主陳嘉庚捨大廈建廈大,得桃李滿天下。校園裡鐫刻在建築物上的捐贈者芳名比比皆是,與日月同輝。充分證明,有捨有得,不捨不得,大捨大得,小捨小得。萬事萬物均在捨得之中。

王春新校友邀請王寬誠教育基金會的兩位董事王彭彥、王凱彥與我們同行前往漳州校區。他們是王寬誠先生的孫子。我與他們一見如故,因為王寬誠的名字在我心中已埋藏了近 30 年。當年我剛從廈大畢業,被工作單位公派到香港中文大學進修香港工商管理,資助者就是王寬誠任會長的香港中華總商會。如今我在香港工作、生活逾 20 年,對香港有較多的認識和感悟,當年的進修經歷是非常重要的基礎。王老先生已駕鶴西去,我向他的後人表達最崇高的敬意。現在回想,我在旅港校友會中較積極的去做扶困助學工作,與我當年受資助的經歷是有關聯的。

我從彭彥、凱彥兩位先生那裡進一步瞭解到,他們秉承爺爺王寬誠的遺願,在內地只做教育捐贈,不做商業投資。我認為,與不少打著慈善或捐贈名義來賺取更多商業利潤的經營手法相比,王老先生真是讓人肅然起敬。

(捨得出自於《易經》。捐贈、慈善、扶困、助學等,都牽涉到捨與得的辯證關係。捨得出自於《易經》,是一種處世的哲學,是一種人生智慧和態度,也是一種做人做事的藝術。

有捨有得,不捨不得,大捨大得,小捨小得。捨與得就如水與火、天與地、陰與陽一樣,是既對立又統一的矛盾概念,相生相剋,相輔相成,存於天地,存於人世,存於心間,存於微妙的細節,囊括了萬物運行的所有機理。萬事萬物均在捨得之中,才能達至和諧,達到統一。)

樹與人

返校日下午,我們一行前往翔安校區看望香港校友林。這是香港校友去年贈送給母校 90 大慶的賀禮。一年多以前,我只是在翔安校區建設總體規劃上見過香港校友林的效果圖,但從未在實地謀面過。因此,一路上我的心情有些忐忑。

當初由我代表旅港校友會與校長助理、翔安校區建設總管李初環聯繫並達成君子協定:旅港校友捐贈母校10 萬元人民幣在翔安校區建立香港校友林,成為校區園林綠化景觀的一部分;翔安校區劃出適當的地塊,種植合適的樹木並負責以後的養護。

在翔安校區,我們在新建成的建築群中倘佯,在為新校區氣派宏偉和建設速度之快深感驚歎時,來到香港校友林。那是一片初來乍到、安靜挺拔、面露羞澀又充滿靈氣的樹木,就像一群新入學的新生。我心中的一塊石頭悄然放下。眼前這片樹木,是我心中香港校友林的模樣,甚至比我憧憬的更好。我拍打著、撫摸著它們的軀幹,仿佛看到幾年後的茂密林蔭。

李初環不知從哪裡冒了出來,黝黑的臉龐和手臂,就像是一農民工,30年前在廈大田徑場上奔跑時也沒有這麼黑。我緊緊地抱著他,由衷的感謝。當年他代表我們經濟系在田徑場上打敗“宿敵”化學系的選手,我都沒有太搭理他。

李初環,又是一個典型的廈大人,行勝於言,做的比說的漂亮,傳承著廈大的精神,靠譜!

建立香港校友林的寓意,離不開“十年樹木百年樹人”的美好願景,更是香港校友留在母校的念想,那是勃勃生機,不斷成長的生命之綠。感謝以李初環為代表的廈大教職員工,用優異的工作成績,圓了廈大香港校友的夢。

師與生

師者,傳道授業解惑也。大凡教師,都銘記、詮釋和實踐著古人對教師這一神聖職業的要求。

現在的大學,越來越像現代化工廠的流水線,新生是經過高考篩選錄取的原材料,四年的模式化教育,畢業生都是標準化產品,下線、包裝、出廠,進入社會。整個社會呈現出,受過高等教育的人越來越多,創造性越來越少,大師越來越少,社會的整體素質越來越差。廈大也難脫體制的窠臼。

這次返校,有幸與新任廈大黨委書記楊振斌交流,聆聽他關於師道的詮釋。聽楊書記講廈大四個女生(少數民族女生、女博士、女教授)的故事,我悟出他用心良苦和在盡力而為。

其一,寬容。對有缺陷的師生,給以父兄般的寬容與溫暖,而不是制度式的嚴苛和冷漠。

其二,個性化培養。根據不同學生的特性,量身定做,因人施教,實行個性化的培養目標。不滿足就業率,要實現各個領域人才正態分佈的戰略目標。

寬容和個性化培養,這是清華的風格。寬容產生友愛、互助、契合、厚道、感恩;個性化培養,早出人才,多出人才,出高層次人才。

清華與廈大的淵源久遠,有校訓上的重合,即都有“自強不息”的校訓。還有師出同門,1937 年薩本棟從清華到廈大當校長,長汀時期廈大 51 名教授中有47 位來自清華;1950 年王亞南從清華到廈大任校長;2012年從教育部到廈大任書記的楊振斌是清華畢業留校工作的。

清華與廈大的畢業生的同質性較多,例如,都是基本功扎實,能幹活,能出活,受到用人單位的歡迎。也有不同的地方,例如清華的學生志存高遠,心系天下,善於表達;而廈大的學生,更喜歡小城故事,口拙,不太善於言辭。

師與生,構成大學的主體,不可偏廢。名師出高徒也好,無師自通也罷,當今世界,競爭的主體是人才的競爭,人才的競爭又是培養人才的學校的競爭。祝福母校在競爭中提高核心競爭力。這就要求師者,不僅傳道授業解惑,還要培養“青出於藍而勝於藍”的學生,為師敢為帝王師。

詩與意

我生平對詩詞歌賦沒有太大興趣,也無造詣。這次返校似乎產生了一點詩興。緣由是去年返校隻身夜遊情人谷,觸景生情,冒出一句歪詩:情人谷裡無情人。琢磨了一年,廈大學生不在情人谷談情說愛,都去哪裡了?今年返校,一大早在芙蓉湖畔散步,發現全是女生在晨讀,無一男生。又一句詩跳出腦海:芙蓉湖畔有芙蓉。廈大的女生比男生更勤奮念書,似乎略佔優勢。我與校友總會的領導潘世墨教授交流,他是高手,出口成詩,最後以此作為這次返校的結語:

情人谷裡尋情人,

芙蓉湖畔盡芙蓉。

相思樹下長相思,

頌恩樓上永頌恩。

(作者 1979 級經濟系畢業、BBC 專欄作家)

【返回】

建會65周年紀念特刊 1949 - 2014
視頻分享 >>更多

 
各地校友會

廣東校友會 深圳校友會 上海校友會
北京校友會 江西校友會  
     
友情鏈接

中國高等院校香港校友會聯合會